首位女性01号指挥员,发射场第一次响起了女性倒计时的声音

来源:解放军报记者部作者:凌斯秦、吕道凯、邓智铭责任编辑:于雅倩
2018-11-12 22:21

进击的红姐

——记首位女性01号指挥员张润红

她叫张润红,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动力系统工程师,我们平时都叫她“红姐”。11月1日晚,西昌发射场第一次响起了女性倒计时的声音,红姐成为了我国首位女性01号指挥员。

你们就把我当“男人”吧!

红姐生了一把好头发,黑得发亮,亮得闪光,长发一飘,跟一串串黑珍珠似的,晃得人移不开眼。煞是好看!可是某天一大早起来,大家伙儿都傻了眼,“黑珍珠”变成了“黑海胆”。

看着红姐将一头秀发剪成了个“假小子”模样,单位的男同事半是惋惜半是玩笑:“红姐!你这头发比我的还短嘞!”

红姐听后,头发一甩,眉毛飞扬,笑道:“帅吧?”

对于红姐剪头发这事儿,大伙儿意外归意外,心里却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。

航天一线任务重、风险大,干这一行的女同志屈指可数。有人认为姑娘家就该找个清闲的岗位“本本分分”过日子,而在工作中女同志往往也会得到“特殊照顾”。

可红姐偏偏不依:“这男人女人都是人,男人能干航天,女人咋不能了?你们实在想不明白,就把我当个男人吧!”

为了不被“特殊照顾”,她总是抢活儿干。低温动力系统与加注管路打交道是常事,上百斤的加注管子往往两个大男人扛起来都费劲儿,红姐摩拳擦掌地凑上来要一起抬。男同事们刚要劝阻,话不及出口,只见红姐左手一拖右手一环,一声“走嘞”,抱起管子就走。

男同事不禁惊道:“呵!红姐!你可真有劲儿!”

“哼,红姐不比你们男人差吧?”

“厉害厉害,看来以后得叫红哥了!”男同事虽是玩笑,心中却真正佩服起红姐来。

后来,室里的小伙儿李华双偷偷揭了红姐的底,红姐为了能在体能上与男同事抗衡,经常跟着他健身,杠铃要举50斤重的,跑步一跑就是几个小时。

试验队有个周师傅,要求最为严苛,是出了名的嘴巴“毒”、要求高,没有人跟他一起干活儿不挨批评的。大家都怕和他搭班儿,偏偏红姐赶着趟去,小嘲大骂挨了不少,可红姐就是乐意。

不过也怪,周师傅越骂,红姐活儿干得越勤、越精。直到有一天 ,连周师傅都佩服起红姐来,破天荒地表扬道:“呵!红姐!你一个女同志干活能顶一个半男的!”

红姐可高兴坏了:“我不当男人了,周师傅都说了,我比男同志还厉害着嘞”!

红姐像头“牛”

一入冬,塔架对面的山顶上就开始积雪,朔风吹来,寒气逼人,红姐一件单衣套上工作服就上塔了。

有人问:“红姐,你不冷吗?”

红姐抹抹额头,一手汗,怎么会冷呢?红姐从来都是热火朝天的。自己岗位上的活儿干完了,凑到别人岗位上去,别人检查状态,她伸长了脖子看,别人有操作,她也心痒痒。没几个来回就被领导逮了个正着。

红姐也不怕,拍了胸脯:“明人不说暗话,我想干动力系统指挥员。”

领导乐呵一笑,转身指了一个阀门问红姐:“那你先给我讲讲这个阀门的事儿。”

这下,红姐红了脸。领导叫来一旁的老操作手,把眼前一堆管路、阀门讲得头头是道。

这晚,红姐失眠了。

从那时候起,红姐的房间变了。四方白墙上贴着大大小小的流程图、线路图、阀门结构图,桌上、床头都堆满了书本,翻开来是密密麻麻的笔记。红姐早也学,晚也记,梦里都是阀门、设备,熬红了双眼,也熬出了真功夫。

红姐总是很忙,远远超过她岗位工作的忙。明明岗位上没有工作,她也要到阵地上转。为了把系统各个岗位都吃透,哪个岗位一有人休假,红姐就主动请缨补上去。几年时间干遍了低温动力系统所有岗位。

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可在发射场,动力系统从来都没有过女指挥员,领导不免有些举棋不定。

红姐却不说话,只埋头苦干。测试时,她把指挥员的口令录下来,回到宿舍一遍遍听,一句句照着喊。几百页的规程翻烂了边儿,终于被她给背了下来,不仅如此,她还就某些测试提出了改进方案。

“要想让领导放心把重担压在女同志身上,我就要比男同志更用力、更有劲儿”,红姐如是说。

当然,她也是这么做的。某次任务中,红姐破天荒发起了高烧。领导把她送到卫生院休息,并嘱咐她休息一天。俩小时一过,点滴打完正是午休时间。红姐没有惊动医护人员,自己将针头一拔,下午又跑塔架上干起活儿来。

同事见了又是心疼又是佩服,说:“红姐,你也太拼了!”

男人堆里的“女指挥”

“这是好时代,人人都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。只要我们人人敢立雄心,争做筑梦太空的新时代航天人,就一定能够创造更多中国奇迹”,八月份,红姐作为科技工作者代表参加了最美航天人先进事迹报告会,向上万名航天人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与感悟。

红姐慷慨激昂的汇报赢得了阵阵掌声,试验队的二岗师傅听了连连称赞:“红姐!你不光能干,还这么能讲!”

红姐扬眉一笑:“那可不!传递正能量嘛!我为航天人代言!”

如今,红姐已经担任过12次低温动力系统指挥员。可在男人堆里当指挥哪儿有这么容易?

不过,红姐自有妙招。

在发射场流行这么一句话,“没有爬过摆杆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”,“爬摆杆”可以说是干航天的基本技能之一。摆杆凌空几十米,室里有小伙儿胆子小,不敢上摆杆。红姐二话没说,自己绑了安全带利利索索地爬上去开始铺电缆。

“呵!红姐!你胆儿真大!”小伙儿看在眼里,直觉得汗颜,自己绑了安全带往摆杆上爬,也就此克服了恐惧心理。

红姐坦言自己的秘诀:“你要想别人干工作标准高,你作为指挥,那肯定对自己就更要严上加严!凡事都要冲在前面,别人才会服你。”

2017年1月4日,发射日前夕,低温加注工作即将启动,岗位操作手突然报告,氧箱增压管路偏低。查找数据后,大家普遍认为,数值虽然偏低,但仍在正常范围之内。就在几乎所有人认为不是严重影响任务的故障时,红姐嗅到了更危险的气息。

如果是阀门漏气引发的压力偏低,那火箭上天后必定难以准确入轨。红姐果断组织排查,故障定位果然是阀门漏气!加注迫在眉睫,更换阀门又要求极高,安装过程中不能掺入丝毫多余物和空气,又是一场攻坚战。

月明星稀,故障处理妥当已是次日凌晨3点。同事庆幸道:“呵!红姐,幸好你说要排查,不然麻烦大了!”

红姐却知道,这不是幸好的事,而是所有汗水里的积淀、严慎细实的工作作风里练出来的警觉性。当指挥员更要懂得干航天事业需要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的工作态度。

在测试大厅,红姐曾指着01要指挥员的位置说:“我遥望着那个位置,总有一天,我也要坐在那里,下达倒计时、点火的口令!”

11月1日晚,西昌发射场头一次响起了女性倒计时的声音,红姐终于走上了她曾遥望的岗位,成为了我国首位女性01指挥员。

进击的红姐,永不停歇!

解放军报记者部·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廊坊已幌汽车维修投资有限公司